召會生活之恢復極重要的因素

第四章 召會生活正確實行的因素  


讀經:馬太福音十六章十八節,以弗所書一章二十二至二十三節,使徒行傳十五章四十一節,羅馬書十六章四節,哥林多後書八章一節,加拉太書一章二節,啟示錄一章四節,馬太福音十八章十七節,哥林多前書十二章二十七節,以弗所書二章二十二節,啟示錄一章十一節,提多書一章五節,使徒行傳十四章二十三節,腓立比書一章一節,羅馬書十六章一節,使徒行傳二章四十二節,約翰一書一章三節,哥林多前書十章十六至十七節,提摩太前書五章十九至二十節,馬太福音二十章二十五至二十八節,二十三章八至十二節,彼得前書五章一至三節,哥林多前書一章十二至十三節,使徒行傳十三章一節,哥林多前書十四章二十六節,二十九節,使徒行傳十四章四節,十四節,二十一章八節。

在前幾章裡,我們看過了召會生活之恢復頭三個極重要的因素。這些因素是基督、那靈、和神聖的生命。我們一想到這三個因素,在靈裡就興奮而激動。在本章裡,我們要來看召會生活之恢復第四個極重要的因素,就是召會生活正確的實行。我們來看這個因素時,必須非常平靜、安靜並清明。我們需要用清明的心思來看這第四個因素。在本章裡,我要向你們陳明聖經裡一個非常基本的真理。我們要學習聖經真理,就需要清明的心思,這個心思是清楚的、透亮的,也是蒙主光照的。我們需要這樣一個心思,好研究聖經有關召會的真理。我們研究有關召會的真理,必須不是一般性的,乃是非常專一的。我們特別需要學習有關召會生活正確實行的事。

 

多數基督徒都同意,他們需要有召會的交通。事實上,很少基督徒不是一個召會的成員。多數基督徒都有召會,但問題是,他們所在的是正確的召會,還是不正確的召會。今天在每一個大城市裡,都有太多所謂的。在韓國漢城,羅馬天主教很盛行。然而,把羅馬和召會聯在一起是錯誤的。在聖經裡沒有羅馬召會。歌羅西三章十一節告訴我們,在新人裡並沒有希利尼人和猶太人。因此,在聖經裡沒有所謂猶太召會或希利尼召會這樣的東西。不僅如此,也沒有英國教會、中華教會、韓國教會、長老會、浸信會和靈恩會。這些都是不正確的,因為都不合乎聖經,不合乎神的聖言。

要認識什麼才是正確的召會,我們必須研讀聖經。我從一九二五年開始,就一直在研究聖經有關召會的事。在本章我要向你們陳明這事的概要。這個簡要、準確和清楚的概要,乃是我近乎六十年研究召會的精華。我很高興能把這個概要陳明給你們,我盼望使你們對合乎聖經的召會生活實行,有深刻的印象。

 

召會的本身一點也沒有錯,但是基督徒實行召會生活的方式可能是錯的。今天在基督徒中間實行召會生活所有不同的方式中,很難找出一個是對的。召會生活的實行要對,就必須是合乎聖經的。召會生活正確的實行,不是照著文化,不是照著社會,不是照著任何宗教的背景,也不是照著我們的想像;召會生活的正確實行,必須完全照著神的聖言。

 

基督建造宇宙的召會

 

基督正在建造的召會,乃是宇宙的召會,不是在一國或一城的召會。在馬太十六章十八節,主耶穌對彼得說,你是彼得,我要把我的召會建造在這磐石上。在這一節裡,主看祂自己是磐石。(參16。)基督自己乃是召會在其上建造的磐石。在馬太十六章十八節的召會,乃是宇宙的召會,就是在全宇宙中獨一的召會。

 

宇宙召會是基督獨一的身體

 

宇宙召會乃是基督獨一的身體。根據以弗所一章二十二至二十三節,基督是頭,召會是祂的身體。基督作頭只有一個身體。(四4。)一個頭有一個以上的身體是意外的。你如果看見一個人有一個頭和兩個身體,你必定看這人是個怪物。今天在基督教裡,基督獨一的身體已經分裂成數不清的眾多身體。這些身體乃是存在於全球許多所謂的中。所有不同的,都宣稱他們的頭是基督。這意思是說,一個頭基督,有許多的身體。這不僅是錯的,更是古怪的!在今天意外的情形中,我們很強的說,基督只有獨一的一個身體。只有一個頭,一個身體。當然,這一個身體不可能只是一個地方召會。這一個身體必定是宇宙召會,是整個的召會。基督作頭是獨一的,宇宙召會作身體也是獨一的。

 

宇宙召會包括所有的地方召會

 

這一個宇宙召會,一個身體,包括所有的地方召會。地方召會可能有成千上萬,但在一起構成一個宇宙召會。每個地方召會只是宇宙召會的一部分。宇宙召會是基督獨一的身體,眾地方召會是那一個身體在地方上的彰顯。

眾地方召會都包括在一個宇宙召會裡。行傳十五章四十一節說到在敘利亞和基利家的眾召會;羅馬十六章四節題到外邦的眾召會。林後八章一節說到在馬其頓省的眾召會;加拉太一章二節說到在加拉太省的眾召會;啟示錄一章四節說到在亞西亞省的眾召會。根據啟示錄一章四節,在亞西亞省至少有七個地方召會。在新約裡,我們能看見許多的地方召會,而這許多地方召會在一起,可以看作是一個宇宙的召會。今天在主的恢復裡,約有六百個地方召會,分佈在六大洲。所有這些地方召會在一起,就是一個宇宙召會。

 

信徒生活在地方召會裡

 

信徒乃是生活在地方召會裡。事實上,我們不能直接生活在宇宙召會裡。我們不可能生活在宇宙召會裡,而不生活在地方召會裡。主正在建造宇宙召會,而我們眾人實際上是生活在地方召會裡。主在馬太十八章十七節說,你作為一個信徒,若與另一個信徒出了難處,你應當告訴召會。在這一節所題到的召會,當然不是宇宙召會,而必定是你所在地方的召會。你若在漢城有了什麼難處,就該把難處告訴在漢城的召會。你若在釜山,就該到在釜山的召會去;你若在香港,就該到在香港的召會去;你若在紐約,就該到在紐約的召會去。你把難處帶去告訴的召會,乃是地方召會。

 

地方召會是基督身體在地方上的彰顯

 

地方召會是基督身體在地方上的彰顯。(林前十二27,弗二22。)只有一個身體,但有許多彰顯。就著宇宙一面說,眾召會乃是一個身體;就著地方一面說,每一個地方召會乃是那個宇宙身體在地方上的彰顯。一個地方召會不是身體,只是身體的一部分,只是身體在地方上的彰顯。在漢城的召會不是整個身體,乃是整個身體的一部分,作身體在地方上的彰顯。

 

眾地方召會構成基督的一個身體

 

眾地方召會構成基督的一個身體。(弗四4。)在馬太十六章十八節主說,我要把我的召會建造在這裡,召會是單數的,指明這裡的召會必定是宇宙的召會。但在使徒行傳和書信中,聖經多次說到眾召會”--在敘利亞的眾召會,在亞西亞的眾召會,在馬其頓的眾召會,和在加拉太的眾召會。聖經怎麼先說一個召會,又說眾召會?這是因為一個召會,宇宙的召會,乃是眾召會的總和,而眾召會乃是一個宇宙召會在地方上的組成分子。

 

真正的立場

 

現在我們要來看,召會真正的立場是什麼。立場是指一棟建築興建的地點。每一棟建築都是建在一塊地上,而這塊地就是這棟建築在其上興建的立場。召會已經擴展到歐洲、北美和南美洲、非洲和亞洲的許多國家。在所有不同的國家中,召會乃是建造在正確的立場上。

 

地方的立場--一城一會

 

建造召會的正確立場,乃是地方的立場。當召會擴展到韓國,乃是先來到漢城。召會現今建造在漢城。因此,漢城成了召會的立場。

在聖經裡,召會沒有什麼特別的名稱。就著這一面說,召會就像月亮一樣。月亮沒有什麼特別的名稱,它的名稱就是月亮。我們不能稱月亮為美國月亮、中國月亮、韓國月亮、或德國月亮。只有一個月亮,沒有許多月亮。然而,我們可以說在漢城的月亮,在大阪的月亮,或在上海的月亮。這不是指許多月亮,乃是說一個月亮顯在不同的城市。

城乃是召會在其上建造的立場。因此,以城為立場,我們可以照著城來指召會。(啟一11。)比如,你可以說你是在漢城召會中的肢體。我和我妻子生活在美國加州安那翰,我們乃是在安那翰召會的肢體。許多聖徒從不同的城市來參加這次特會。我們用這些城名來指不同的地方召會。因此之故,我們可以說有許多召會。但事實上,這許多地方召會,乃是一個宇宙召會顯在許多城市。

當一個月亮見於漢城,那就是在漢城的月亮。當它顯於紐約,那就是在紐約的月亮。只有一個月亮。在美國的月亮就是在韓國的月亮,在韓國的月亮就是在中國的月亮。雖然只有一個月亮,但這一個月亮顯在不同的城市。所以,在某個城市的月亮這樣的說法是正確的。對召會而言,也是這樣。

我們可以說有許多召會,但這許多召會仍然是一個召會。我們都在許多不同的召會,還是我們只在一個召會?正確的回答是,就著地方一面說,我們是在許多召會裡;但就著宇宙一面說,我們都是在一個召會裡。你是在地方召會裡,還是在宇宙召會裡?聰明的回答乃是:我是借著在地方召會裡,而在宇宙召會裡。我們不是在羅馬教會、英國教會、美國教會、或韓國教會裡;我們乃是借著在地方召會裡,而在宇宙召會裡。既然我們現今是在漢城,我們就該說,我們是借著在漢城的召會裡,而在宇宙召會裡。雖然我和妻子住在安那翰,但我們該記得,在我們與漢城的聖徒同住的期間,我們不是在安那翰的召會裡,乃是在漢城的召會裡。

現在讓我問:你是那一個召會的肢體?最好的回答是,你乃是借著是在一個正確地方召會裡的肢體,而是在耶穌基督所正在建造的宇宙召會裡的肢體。當我們在漢城的時候,我們是借著在漢城的召會裡作肢體,而得以是在宇宙召會裡的肢體。這是正確的召會實行。我們乃是借著是一個地方召會裡的肢體,而得以是宇宙召會裡的肢體。只要我們是一個正確地方召會裡的眾肢體,我們在宇宙一面就是眾召會的眾肢體。

在漢城召會的立場,乃是漢城這個城市。所以,一個城只有一個召會。(多一5,參徒十四23。)不僅如此,城絕不會分裂;一個城總是一個城。因此,地方的立場永久是一。城怎樣不能分裂,召會的立場也絕不能分裂。因為在漢城沒有兩個城市,所以我們在漢城沒有兩個召會。在漢城只有一個城市;因此,在漢城只有一個召會。這獨一的立場保守召會在一裡。

今天,在一個城市可能有許多所謂的召會。這可以比作一個城有許多市政府。如果一個城市有一個以上的市政府,那個城市就是分裂的。任何城市只有一個市政府。這保守城市的一。地方召會是建造在其地方的立場上。這獨一的立場可稱為地方立場。地方立場是個保護,保證在一個特定地方的召會總是保守在一裡。

 

真正一的立場--宇宙的一個身體

 

召會的立場不該只是地方的,乃該是宇宙的。就著地方一面說,召會的立場是地方的立場;就著宇宙一面說,召會的立場是真正的一。基督只有一個身體。基督身體的一,乃是召會宇宙的立場。

假如在韓國的眾地方召會彼此是一,卻不與其他各洲的眾召會是一。若是這樣,在韓國的眾召會雖然有地方的立場,卻沒有宇宙的立場,就是基督身體一的立場。在全宇宙中,基督只有一個身體。在北美洲、南美洲、歐洲、非洲、澳洲和亞洲,這六大洲的眾地方召會,乃是一個身體。這是真正的一的宇宙立場。

 

在英國的眾召會可能對在德國的眾召會說,我們是在英國的眾召會,你們是在德國的眾召會;所以不要來麻煩我們。在地方一面說,他們可以說是對的;但就著宇宙一面說,他們錯了。他們保守了地方的一,卻破壞了宇宙的一。在地方一面,召會的立場是地方的立場;在宇宙一面,召會的立場乃是基督宇宙身體的一。因此,有地方一面的一,也有宇宙一面的一。

我盼望年輕的姊妹對這事是清楚的,並教導她們的兒女說,孩子,我從年幼就學習知道,召會該有兩面的一:一面是在地方上的一,一面是在宇宙裡的一。召會基於其地方,就是所在的城,而在地方一面是一;召會也基於基督的一個身體,而在宇宙一面是一。在地方和宇宙一面的這個一,乃是召會真正的立場。

 

地方行政和宇宙交通

 

現在我們要來看與召會生活正確實行有關的另外兩個專案:地方行政和宇宙交通。在正確的召會生活中,召會的行政是地方的,但召會的交通乃是宇宙的。

 

在地方一面,行政是分開的,也是同等的

 

每一個地方召會的行政,與其他眾地方召會的行政是分開的。不僅如此,眾地方召會的行政都在同等的水準上。在行政上,沒有一個召會高於另一個召會,也沒有一個召會是較低的。在一個國家裡,有不同層次的政府。最高的是中央政府,在中央政府之下有省,或州政府,以及市政府。這種不同層次的行政,可以比作金字塔。中央政府是最高層,省和市政府是在較低的層次。

但是在正確的召會生活中,沒有這樣的事。眾地方召會都在一個水準上。在羅馬天主教裡,最高層的行政是在梵諦岡。教皇是在頂層,圍繞著他的是紅衣主教。教皇控制各國的天主教徒。在全地有許多大主教。在大主教之下有主教,在主教之下有神甫。這種行政組織,乃是宗教的階級制度。這樣的階級制度該被定罪。在召會生活正確的實行中,全地的眾召會都在一個水準上。在其上只有一個寶座,就是在天上元首基督的寶座。惟有元首是在寶座上。在元首之下,眾召會都在同一水準上。

假如在漢城的召會是韓國最大的地方召會;於是在漢城的召會就控制韓國的其他眾召會,這樣是對的麼?假如在釜山的召會是韓國第二大召會;於是在釜山的召會就該在漢城召會之下,這樣是合式的麼?其次,假如在漢城這個最大的召會控制在釜山的召會,而在釜山的召會控制其附近更小的召會,這樣是對的麼?我回答這些問題時,必須很強的說,這種階級制度和控制完全是錯的。

說到地方召會的行政,我用了兩個形容詞:分開的和同等的。在漢城的召會,其行政與在釜山和居昌的行政是分開的,也是同等的。即使是韓國最小的地方召會,其行政與在漢城召會的行政也是同等的。如果我是在漢城召會的長老,我可能以為,既然在漢城的召會是最大的,我就可以控制一些小召會。在小召會中的長老,可能也以為,既然在漢城的召會是最大最久的,他們當然該服從漢城的長老。在人看來,這似乎是對的;但是在正確召會生活的實行上,這完全是錯的。

 

每一個地方召會都有各自的行政,而這行政與所有其他的召會是分開的;也與所有其他的召會是同等的。雖然在漢城的召會已經存在許多年,而一個小召會可能剛建立兩天,但是這兩個召會的行政,乃是分開的,也是在同一水準上的。召會的行政是地方的。一個召會,不論大小,都不該控制另一個召會。

 

在宇宙一面,交通乃是一

 

雖然召會的行政在地方一面是分開的,也是同等的,但召會的交通在宇宙一面乃是一。在交通上不是分開的。在全地只有一個交通,而這交通乃是宇宙的一。召會的交通不僅在一國之內是一,乃是在全宇宙是一。這不是說,在英國是一個交通,在美國有另一個交通,在德國有另一個交通,在中國有另一個交通,在日本又有另一個交通。在這些國家裡,在許多城裡雖各自有召會,但在全宇宙只有一個交通。

這個交通稱為使徒的交通。行傳二章四十二節說,在五旬節當天信了主耶穌,成了召會肢體的那三千人,都堅定持續在使徒的教訓和交通裡。在召會裡,交通和教訓都應當普遍的是一。在眾召會中,我們只該教導一件事--耶穌基督是那靈成為我們的生命,為著產生召會。這是使徒的教訓。若有不同的教訓進來,我們必須拒絕。(提前一34。)我們只接受一種教訓,就是使徒的教訓;我們也只有一種交通,就是使徒的交通。

在早期,眾信徒都堅定持續在使徒的教訓和交通裡。這使徒的交通,是與父並與子的交通。約壹一章三節說,我們將所看見並聽見的,也傳與你們,使你們也可以與我們有交通;而且我們的交通,又是與父並與祂兒子耶穌基督所有的。使徒的交通是與父並與子的交通。這意思是說,使徒的交通是與三一神的交通。全球只有一個基督徒的交通,就是與三一神所有的使徒的交通。

這交通彰顯於主的桌子。當我們吃餅時,我們就有分於基督身體的交通;當我們喝杯時,我們就有分於主血的交通。(林前十16。)主的身體和血是獨一的,基督身體和血的交通也是獨一的。我們借著有分於一個餅,就成了基督那奧秘的身體。(17。)因此,這宇宙的交通乃是基督身體的交通。這交通是由使徒們傳給我們的。因此,這是使徒的交通,而這交通是與三一神的交通。這樣的交通必須是宇宙的。在行政上,眾召會在地方上是分開的;但在交通上,眾召會在宇宙一面乃是聯結為一的。

 

使徒職分和長老職分

使徒職分是宇宙的,在長老職分之上

 

使徒的職分是宇宙的。當保羅和巴拿巴在安提阿召會時,他們不是使徒,乃是申言者和教師。(徒十三1。)然而,當他們出去傳福音、建立召會時,他們乃是受差遣者。受差遣者就是使徒。他們在安提阿的地方召會時,是申言者和教師;然而一旦他們在職事裡受差遣出去時,就成了建立召會的使徒。

因為使徒們選立長老,所以使徒是在長老之上。(十四23。)眾地方召會中的長老,都是由使徒們所設立並選立的,所以使徒是在長老之上。

 

長老職分是地方的,在使徒職分之下

 

長老職分是地方的,也是在使徒職分之下的。提前五章十九至二十節指明,對長老的控告,必須呈給使徒。這給我們看見,長老是在使徒之下。

召會的行政是很簡單的。使徒出去傳福音,建立召會。然後他們選出一些較成熟的信徒,指派他們作長老,牧養、照顧一個地方召會。長老該按照使徒的教訓照顧召會。因為眾召會是由使徒們建立的,並且長老是由使徒們在不同的地方所選、所設的,所以在照顧眾召會的事上,眾長老該遵從使徒的話。

 

長老不該作主轄管信徒

 

長老不該作主轄管信徒,乃該作榜樣,帶頭愛主,尋求真理,在生命上長大,並在召會中事奉。(太二十2528,彼前五13。)他們不該自以為是長老,就轄管信徒。這種觀念是錯的。在馬太二十三章八至十二節,主耶穌告訴我們,所有的信徒都是在同一水準上。包括長老在內,我們都是弟兄。在我們中間,除了主之外,不可有別的主。我們只有一位主,我們只有一位元首。這獨一的元首主耶穌,是我們的領路者、指導者和引領者。長老不是轄管信徒的主;所有的長老仍然只是弟兄們。他們該建立自己為榜樣,帶頭愛主,尋求真理,在生命上長大,傳揚福音,並在召會中事奉。這才是正路。

 

立場和實際

 

地方立場,乃是一的外在彰顯。(林前一1213。)當我們都在漢城聚會,漢城這個城市就是我們的立場。但這只是外在的一。一的內在實際乃是靈。(弗四4。)我們必須有那靈在我們裡面行動,在我們裡面活著,並借著我們工作。在外面,我們有地方的立場保守一;在裡面,我們憑那靈活著,為著身體的一。如果我們只有地方的立場,而沒有那靈,我們就只有外在的東西,而無內裡的實際。我們必須有外在的地方立場,也有內裡那靈的實際。

 

在地方召會裡的恩賜

 

在地方召會裡,只有申言者和教師,(徒十三1,)沒有使徒和傳福音者。(參十四414,二一8。)眾信徒都該是福音的傳揚者,但在身體裡有一些肢體的確有傳福音的特別恩賜。這些人稱為傳福音者。使徒和傳福音者是普遍的,是為著眾召會的。但申言者和教師乃是地方的。因此,在林前十四章論到召會的地方性聚會時,題到申言者和教師,(2629,)而沒有題到使徒和傳福音者。使徒和傳福音者是普遍的。他們從一城到另一城傳揚福音,建立召會。

 

在本章,我陳明瞭正確的召會和召會生活正確實行的概要。作為基督徒,我們都應當在這樣正確的召會裡,我們也該有分於召會生活這樣正確的實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