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大區清泉崗小區郭德英弟兄的見證.html

 

[回首頁] [回手機版首頁]

19大區清泉崗小區郭德英弟兄的見證

  19大區清泉崗小區郭德英弟兄的見證.pdf

     郭德英弟兄年過百歲,精神飽滿,在聚會釋放靈申言如洪鐘。弟兄自幼就胸懷壯志,報效國家與日本人作戰,兇猛如一頭獅子;帶兵如同自己的子弟。對日軍經歷大小戰爭無數,肩頭目前仍留有一顆子彈。

    1950年,郭弟兄任職中校駐防在彰化的溪湖。一天,他弟兄前往嘉義老長官杜將軍的家拜訪,他一抵達嘉義,就受邀參加福音聚會。當時的福音朋友超過百人,聚會時候坐在小竹凳子上。那天是張竹君弟兄釋放話語,話語很有能力,眾人聽了多受聖靈的感動流淚。在受浸談話時,同工劉廣志弟兄很和氣並笑著問郭德英弟兄:「郭先生,你為什麼要信耶穌?為何不信佛陀或是阿拉?」他果斷地回答說:「因為他們的骨頭還在墳墓裏,主耶穌如今已經復活成了賜生命的靈。」劉廣志弟兄一聽,馬上就流淚了,另一位配搭施浸的弟兄也流下眼淚。劉廣志弟兄立刻按手在郭弟兄的頭上,說:「你真是我們親愛的弟兄啊!主耶穌,我們真感謝你,祢得著我們弟兄的一生。」當時,劉廣志弟兄的兒子劉嘉樂正值小學五年級,就在同一個浸池裏面受浸了。

     後來,劉廣志弟兄知道郭弟兄的部隊在溪湖,就寫了一封介紹信,叫郭弟兄到員林去找在員林實驗中學教英文的孫奮興弟兄。過了幾天,主帶領郭弟兄到員林實驗中學,郭弟兄就去找孫奮興弟兄。孫弟兄一見到郭弟兄就熱切地說:「請坐。」並倒熱茶給郭弟兄,隨後又說:「員林只有三位弟兄,聚會也是時有時無,而在台中市,每週六都有禱告交通與讀經聚會,今天馬上就可以去。」郭弟兄就與孫弟兄到了台中市,聚會地方是一日本式的木造房子。今天,在清泉崗會所還留有當時的聚會的椅子,足堪紀念。劉去非弟兄一見到郭弟兄,馬上握著郭弟兄的手很熱切,有親密的交通。劉弟兄請荊振標弟兄照顧郭弟兄食住,這是郭弟兄第一次嚐到主愛的滋味。

     孫奮興弟兄與劉去非弟兄是齊魯大學期間聽倪柝聲弟兄傳福音時得救的;孫弟兄隔週也在台中市召會站講臺,話語屬靈中肯。郭弟兄與他從員林到台中聚會有二年之久,直到郭弟兄到軍中的高級班受訓。當時台中市召會的長老有劉去非、朱亞伯與李代芳弟兄。郭弟兄竭力追求真理,受訓期間,同事對於上課的考試都十分畏懼,幾乎都是通宵達旦準備考試但只有他勤讀聖經,不以為意,而結果次次考試都得到高分,同事們都十分驚奇﹔於是對他說:「只有郭耶穌不怕考試!」郭弟兄回答說:「耶穌不姓郭。」他受主愛的吸引,從此對做官的道路不再有興趣,乃毅然決然全時間服事主。

     1962年,有一位全時間同工的交通並印證郭弟兄到清泉崗福音開展。清泉崗該地區當時係軍區,駐有裝甲兵司令部;裝甲兵學校,裝甲兵兵旅,還有預備師和砲兵部隊,到處都是軍車、坦克車,地面無草,飛沙走石,缺水缺電。

  

    1960年代,清泉崗的聖徒多數是在軍中任職(右二即郭德英弟兄)

     有一天,有弟兄特別把郭弟兄安排與李常受弟兄坐在一起喫牛肉麵,李弟兄非常親切的對郭弟兄說:「清泉崗是重要的地方,你作過軍人,你在那裏服事最好。這是主安排的,主安排的最好!」

   

    1960年代的清泉崗會所。

     郭弟兄說他總覺得不配這樣被看李常受弟兄看重。後來台中市北屯的是一位任職工程師的弟兄,週間來清泉崗一同與郭弟兄配搭。過一段時間,在台北景美的唐兄弟,他原在上海就是企業家,他到台灣就把工廠遷移來了。當時,玉兔牌的蠟紙,鋼板就行銷全球了。唐兄弟也是召會的負責弟兄之一。因他深知郭弟兄是台中市召會印證的到清泉崗全時間的服事者。於是,他們致函台中市召會,意思是希望能放郭弟兄到他們的工廠去上班,又可在召會中一同配搭服事,並提供高薪與優惠福利。

     該函由一位同工帶到清泉崗和郭弟兄交通,說:「你看過此信,必然心動!」果然不然,郭弟兄看完該信,果然心動。該同工說:「這個週中聚會,你留下來,弟兄們再一起有交通。」週中的會後,在長老室有七、八位長老、執事與郭弟兄交通這件事情。當時,有些話很受激勵,也有的交通話語很厲害,目的就是要他留下來。該同工說:「郭弟兄,你如果離開,清泉崗會所的每一塊磚都要被人分掉。」這樣厲害的話,他仍不能順服下來!因為,他有許多屬靈的正當理由。他與大家交通說:「我不是下耶利哥受咒詛,我乃是上耶路撒冷去的祝福啊!」這個時候,眾人沉默良。大家你看我我看你時間就在一分一秒中漫長的度過最後,劉去非弟兄慢慢地說:「郭弟兄到北部服事是好的路,但那是次好的,在清泉崗服事主才是上好的。」這一下就把郭弟兄的靈給點活了!郭弟兄知道劉去非弟兄靈裏有了先見,也就了解不可少的只有一件,就是馬利亞已經選擇那上好的分,是不能奪去的。至此,郭弟兄終於順服下來。郭弟兄就對劉弟兄說:「我決定放棄次好的,我要得著上好的,從今以後,除非召會對我另有安排與帶領,我就埋葬在清泉崗,絕不再作任何的打算。」此後的二十年,劉去非弟兄對郭弟兄夫妻關懷照顧倍至,使郭弟兄一家一直成長。

     郭弟兄夫妻同負一軛,甘苦與共,走十字架的道路。在環境中學會了知道怎樣處卑賤,也知道怎樣處富餘;或飽足、或飢餓、或富餘、或缺乏,在各事上,並在一切事上學得祕訣。郭弟兄夫婦從此安定在清泉崗的會所服事軍中的聖徒,活在靈中,站住立場,守住主的見證。

     在興建台中方舟會所的時候,每週郭弟兄與台中市的弟兄們有交通,因為在財務上有急切的需要。當時,中東六日戰爭,水泥、鋼筋、等建材都十倍的漲價,一切都不能依照工程的合約行事,那時期正逢全世界性嚴重的能源危機。但是經過全召會的迫切禱告,甚至有的姊妹連頭髮都剪下來奉獻了,為的是要包工不要停工,以能當日實報實銷。郭弟兄在復興路監工十三個月,早上晚歸每次晚上回清泉崗有一段山坡路,騎單車爬坡十分的吃力,抵達家中早已經是汗流浹背,不以為苦。  

  

   郭弟兄在復興路監工方舟會所的興建。

     有一次,他在復興路會所門口,遇見劉去非弟兄正賣力地推著摩托車發不動的車子。劉弟兄說:「故障了,要推去檢查一下。」郭弟兄一看,這一輛才騎一年的摩托車上的馬錶,上面顯示已經超過一萬多公里了。劉去非弟兄召會中在服事,的確付出重大的代價。當時,有一些弟兄因反對興建方舟會所,在聚會中鬧事、頂撞的很厲害。但是,劉去非弟兄心胸廣闊,在主的愛裏面完全包容鬧事者,不計較這些。反而在他們生病時,給他們最好的醫療與照顧。惟有屬靈的人看透萬事,卻沒有一人看透他。

     1982年,劉去非弟兄帶台中市召會第五家的聖徒到清泉崗訪問。聚會結束並在愛筵前的空檔,劉去非弟兄拉著郭弟兄的手,走到接待室旁邊,對郭弟兄說:「若不是當初你在靈裏的堅持,清泉崗召會不會有今天的規模!」郭弟兄回答劉弟兄說:「若不是兄長在靈裏的先見,說在清泉崗服事才是上好的,我們也不會在主裏成長到現在。誠如弟兄所預言:上好的就在清泉崗。目前環境變遷,進入佳境。」劉去非弟兄聽了,哈哈大笑地說:「太好了!太好了!」

 

劉去非弟兄帶領第五家的聖徒到清泉崗訪問 (背對鏡頭者即是郭德英弟兄)

 

   基督徒的追求是一生,不是短時間的。郭弟兄以李弟兄為例,鼓勵聖徒講話要文雅,講話要「出口成章」,開口都是真理,因我們是屬靈的「書香之家」。在生活上經歷基督這才是「活道」,當日,李常受弟兄把主日講台打掉了,就是為了「講活道」聚會有生命的供應,李弟兄實在是今時代先見的傳承。在聚會中為主申言,無論講什麼主題,一定要真理配合著生活上的見證,這個「道」就活起來了。召會需要年輕化,這是主恢復今日的急切需要。主興起環境使召會年輕化,從幼稚園到大學各環的服事上,都是弟兄們在服事上應當留意的,如此召會的素質才能拔高。

 

    所以,看望牧養聖徒的態度太重要了,很有講究的若是看望前缺少禱告,被看望的聖徒反而冷淡下去了。看望不是強出頭,看望要有配搭,並要帶著聖徒一步步的學習。而看望是有人帶頭,這位帶頭的也必須是有恩賜的,他不能憑著自己天然的想法去接觸人。第一、他自己必須是潔淨自己的人。在看望之前,一定要有禱告,要交託給主,隨從聖靈的帶領。我們到誰家去看望,要說什麼話,都必須有聖靈的帶領與感動,才能有聖靈的眼光,給人真實的幫助。如此,聖徒到被看望聖徒的家中,一看就知道他的屬靈光景。到新人的家中牧養,不要東張西望,更不要七扯八扯,乃是看對方的度量供應主的話,按著對方能接受的程度,循序漸進供應基督。

 

郭弟兄在聚會中遇到張弟兄時熱切的問候與交通

 

    郭弟兄說,以上這些都是從主恢復的這份職事所學習來的。現在他仍住在清泉崗會所,食衣住行無憂,並且基督在他裏面成為了榮耀的盼望。

 

經過一個甲子,郭弟兄仍忠信為在主的恢復中作主耶穌活的見證人。

 

   

郭弟兄100歲生日當天,台中市榮民服務處為感謝他為國家犧牲奉獻,主任

  特前來清泉崗會所向他致兒孫在場陪伴的合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