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大區清水小區魏書祜弟兄的見證.htm

[回首頁] [回手機版首頁]

21大區清水小區魏書祜弟兄的見證

   

21大區清水小區魏書祜弟兄的見證.pdf

19491225日,在上海就讀中學的魏書祜弟兄,參加了李常受弟兄在上海的福音聚會並受浸得救。1950年,他隨軍來台,年20歲,後來他畢業於國防醫學院訓練班,且在左營海軍醫院任職。他亦曾被派遣至梧棲海軍總醫院任職總醫師。同時,他也支援清水海軍附設民眾醫院,在清水任職期間,魏弟兄恢復了因戰亂而中斷的召會生活,並結識在醫院工作的蔡貴美姊妹。婚後,魏弟兄把家打開聚會,忠信殷勤地事奉 主。

     1970年,台東基督教醫院院長譚維義三次拜訪,邀請前往擔任副院長一職。藉著召會的交通信,魏弟兄的全家在台東市召會配搭事奉,享受甜美的召會生活。同時,把家打開有晨更,小排聚會、兒童聚會等。魏弟兄除了在院內看診外,也常到台東偏遠的深山群居的部落,參與醫療的義診以傳揚國度的福音。

 

魏書祜弟兄,在台東市基督教醫院,任職副院長時,全家的合影留念。

     1976年,魏弟兄回到清水懸壺濟世,更積極地配搭在基督身體裡的開展與事奉之中。在孩子們幼年的印象中,魏弟兄始終以召會生活為其正業,診所看診的工作只是生活的副業。病人也習以為常,他們都是在魏弟兄的聚會結束後,才來看診。所以,診所在晚上九點以後常常是門庭若市,病患自行幫忙掛號與一同尋找病歷。因此,雖然診所的醫生常常不在,但依然時時有主的同在。

■1984年,魏弟兄夫婦與參加福音叩門行動同組的聖徒們合影。

     魏弟兄十分看重在召會中,對於青年人的屬靈成全與對於清水高中校園的福音。現在梧棲小區的林祺裕弟兄說:「那時候我在清水聚會,還是福音朋友。魏弟兄對我靈魂的得救,很有負擔。至終,還是魏弟兄給我施浸。當時,我工作雖然十分的忙碌,魏弟兄仍與我約定家聚會。有一次,魏弟兄很鄭重地對我說:『只要為自己積蓄財寶在天上,天上沒有蟲蛀、鏽蝕,也沒有賊挖洞偷竊。因為你的財寶在那裏,你的心也必在那裏。』因為這句話,我對主行動的方向與需要就有負擔擺上。甚至,我兩個孩子,也都是魏弟兄取的名字。當我事業最頂峰的時候,孩子們需要有人照顧,魏弟兄夫婦路過我家時,就會將帶在他們的身邊,關懷備至的照顧,讓我們夫婦無後顧之憂。我們的孩子如今都參加全時間的訓練,在召會中盡功用,有分主恢復書報的推廣與福音的開展。在魏弟兄諸多的顧惜與成全之中,我早就自認是他的第三個兒子。」最後,林祺裕弟兄夫婦放下地上的事業,參加了壯年班,並參與2015年在寮國的福音行動且於2017年前往德國法蘭克福配搭福音的開展,為 主今日行動的方向繼續往前,這都是受到魏弟兄榜樣的激勵。

 

 林祺裕弟兄夫婦為主今日行動的方向,2015年在寮國國立大學大學校園福音開展。該校距首都有35公里,是一所名校學生有3萬多人,素質很高可以英語交談。

 

林祺裕弟兄夫婦,2017年前往德國的法蘭克福在校園福音開展。

        魏弟兄積極牧養聖徒,並勤讀醫學新知,65歲時,參加家庭醫學考試取得醫師進階的資格。魏弟兄在看診的時候,常關心病人的家庭狀況,許多的病人都成為福音的朋友,甚至有一家三代在生病時候,都來到診所看診,成為名符其實的家庭醫師。在召會服事上,魏弟兄ㄧ直緊緊跟隨職事的帶領,除了積極進入職事信息外,也堅定持續與弟兄姊妹一同配搭參與召會在福音、牧養、成全、訓練與海外聖徒來訪接待等身體的行動。

 

魏弟兄與清水的聖徒參加全省的相調聚會。

 

魏弟兄對清水高中學生福音很有負擔並常常顧惜學生們生活上的需要

     1991年,冬季耶利米書生命讀經訓練起,主僕李常受弟兄的職事,即專注於「神成為人,為要使人在生命和性情上成為神,但無分於神格」,他稱此為「神聖啟示的高峰」。1994年,魏弟兄與弟兄們同到美國,參加國際性的新春華語特會。神在基督裡,要將祂自己建造到我們的所是裡,並將我們建造到祂的所是裡。祂將祂的神性建造到我們的人性裡,又將我們的人性建造到祂的神性裡,使祂的神性與我們的人性調和成為一個實體。這實體就是神的建造,是神與人相互的住處。這實體,就是新耶路撒冷,要存到永遠,並成為新天新地的中心和普及。這就是聖經完整並完全的啟示。從此,「何大神蹟!何深奧秘!神竟與人聯調為一!」就成為魏弟兄常朗朗上口的詩歌。

 

魏弟兄喜樂滿懷地在清水會所,以豐富的愛筵熱切地招待海外來訪的聖徒。

     2003年,魏弟兄到花蓮,參加全台弟兄事奉集調時生病,在調養恢復期間,他受到劉治成弟兄所交通「寧死戰場,不死病床」話語的激勵,仍在召會中積極的事奉。之後,他仍然與弟兄們一同前往美國,參加全球長老同工聚會,向著標竿竭力追求。

   

       劉壯賢王鴻儒弟兄的父親、林祺裕、魏書祜與江錦秀等弟兄在美國聚會的合影。

     綜上所述,徐熊弟兄以「聖徒的牧養者、見證的守護者、福音的開拓者」作為魏書祜弟兄一生愛基督與召會的最佳詮釋。以下是魏啓源弟兄,對於父親的見證:

     小時候的回憶裡,父親的脾氣一直是很好的,但也有例外,尤其當他瞪大眼睛的時候,話不用出口,我就知道事情不妙了。但在醫院陪伴父親的最後兩三天,父親一改已過四、五年幾乎閉著眼睛的情形,幾乎全天是睜著大大的眼睛看著,尤其在深夜,萬籟俱寂,我守著他,看著他的明眸大眼時,卻覺得特別的溫柔,彷彿在跟我說話一樣。把他這一生的故事和我的光景一幕幕的娓娓道出。讓我時而感動,時而慚愧,時而蒙大光而幾乎仆倒,時而因蒙憐憫感恩,那幾天看似我陪他,其實是他帶著我到主面前數算主許多的憐憫和恩典,帶著我一同仆倒在塵土和爐灰中悔改,帶著我一同享受因復活大能而有的喜樂。帶著我一同唱著一首又一首多年熟悉卻鮮活起來的詩歌。如果說神憐憫的心腸像清晨的日光從高天臨到我,要把我的腳引到的那條平安的路,我真得說,那就是讓我作我了我父親的兒子,因而得享神完全的救恩。

    成長的過程中印象裡父親的管教方式,不管我犯了多大的錯誤,他常用滿了人性的顧惜代替苛責,而且可以從他活潑的表情和肢體動作總是能清楚的感受到。記得初中二年級,一個星期天的晚上,因為住校收假,父親都會騎著偉士牌(就是剛剛電視裡浪漫地載著媽媽的那台。)送我去沙鹿公路局車站坐車。朱自清的背影大家都不陌生,但這篇對我而言真不只是一篇文章而已,而是一個親身的經歷。我清楚的記得那天我上了公車,坐在窗戶邊,那時還沒有冷氣公車,窗戶是可以打開的。爸爸真的也是買了一袋橘子從窗戶遞給我,他身材不高,墊著腳遞的有點勉強。然後一直溫柔叮嚀著,用慣有帶著深深酒窩的笑容安慰想家的我,雖然沒有爬甚麼月台,沒有長袍馬褂,可是揮手再見,騎上車離開時,我看著他的背影,大家知道他的身型也是微胖。當時只是因為感謝父親這樣接送,或者因為年紀小想家而心酸滴些淚。人常說養兒方知父母恩,長大後因為離家奔波,加上自己成家有了孩子,再接觸到這篇文章,回憶起這段往事,能更多的體會他年輕時隻身來台有家歸不得,體會他在屬靈或是屬地為著我們的成全那個掛念和勞苦,那就不是滴些眼淚而已了。

     而也因為父親的鼓勵,讓我有機會在召會得到許多屬靈的成全和造就,但看似風光滿了天然能力的經歷,卻也經不起自己的頑梗和天然而遭受神伸手的擊打,軟弱、冷淡、退後。但我相信父親在背後的代禱是多且深的。他就像父神一樣從沒有放棄過的等候,每次回家探望一次,看著他堅定持續在召會的服事,我的心就被挽回一次,尤其剛說到這幾天,他帶著我回到主面前,甚至幫他整理生平資料的過程中,他依舊把他事奉多年那又活又真的神供應給我。看到他許多召會生活的照片,我真是又感動又慚愧。就好像以弗所遇上了非拉鐵非,一個離棄起初的愛心遇上了稍微有點能力卻堅定持續的持守主的話,沒有否認主的名。

     感謝主把父親的榜樣擺在我的前面。感謝父親多年的代求和服事。感謝他最後這幾天用他的眼神無言的供應,卻滿了那靈的說話。他曾經對我說過,神從來不會嫌我們奉獻太多,我們會忘記,他永遠記得,在祂的時間表裡終會按著我們的奉獻成全我們。因此我願意藉這次父親的安息聚會,再次把自己和全家更新奉獻給基督和祂的召會以及父親緊緊跟隨的職事,我願意帶著一家孝順母親並一同繼續回到這屬天的賽程,如同他在23年前,在我結婚聚會時對我的叮嚀囑咐,在神的事上要殷勤實行,投身其中,持之以恆。

 

魏弟兄與聖徒們在風雨中傳揚國度的福音。

   

魏弟兄夫婦與青年的聖徒合影。

 

魏弟兄與聖徒們外出相調之合影。

  

魏書祜弟兄(左第四位)參加李弟兄在溪頭舉行的書報交通聚會合影。

 

魏啟源弟兄在魏新郇弟兄(右三)畢業聚會上的交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