舊版網站 手機板 一般版
首頁 認識我們 聚會資訊 專項事奉 開展成全班 各照顧區報導 召會通訊 下載專區 影音專區 推薦網站 點名系統
         
       
我們是什麼 我們的信仰 歷史沿革          









我們是甚麼

讀經:

約翰福音一章二十二節:『於是他們說,你到底是誰,叫我們好回覆差我們來的人;你自己說,你是誰。』

彼得後書一章十二節:『你們雖然曉得這些事,並且在你們已有的真道上堅固,我卻要將這些事常常題醒你們。』

今天我們來看一個問題,就是我們是甚麼。我們在這裏究竟是甚麼?這件事我們在過去一直沒有多說,因為說這話叫人覺得極其難為情,所以我們一直不願意多題到。但是雖然我們不說,別人卻常常問:『你們是甚麼?』甚至有人說,我們是復興會、是小群會、是基督徒報會等等。所以今天我願意就著這個問題來說幾句話。

首先要聲明的是:我們並不是甚麼。我們既非一個新的公會,也非一個新的宗派,或者一個新的運動、新的組織。我們在這裏不是加入某一派別,也不是創立一新派別。若非因為神給我們一個特別的呼召、特別的託付,我們並沒有在這裏存在的必要。我們之所以在這裏,乃是因著神給了我們一個特別的呼召。

剛纔我們讀過彼後一章十二節,那裏題到『你們已有的真道,』這句話的原文是說,『你們現在的真理。』『現在的真理』也可以說是『今天的真理。』甚麼是『今天的真理』呢?所有的真理其實都是在聖經裏,沒有一個真理是聖經中沒有的。但是,雖然牠們都記在聖經裏,卻因著人的愚昧、人的不忠心、人的失職、人的不順服,以致許多真理都被埋在聖經裏,向人隱藏起來。真理雖然仍在那裏,人卻看不見、摸不著。直到神看為時候滿足,就在某一時期中,釋放某些真理,叫牠們重新再顯現出來。

這些重新顯現真理,並不是神的新創造,乃是人的新發現。牠們不需要人去發明,卻需要人去發現。神在已往的世代中,都有不同的真理顯現;在某一特別的時代中,都讓人發現一些特別的真理。這件事實在教會的歷史中,可以很清楚的看見。

舉例來說,路德馬丁在第十六世紀被神興起來,神叫他看見甚麼是『因信稱義。』他乃是神興起的器皿,用來顯明『因信稱義』這個真理。這並不是說,在路德之前沒有因信稱義這件事實,這件事實在路德之前早已經有了,但是路德乃是知道這個真理一個最好的人,他最認識這個真理。故此,這個真理就成為那個時期中之『現在的真理。』

每一個主的工人都需要在神面前求問,甚麼是今天的真理?我們需要問神說,『神阿!甚麼是現在的真理呢?』雖然在聖經中有許多主要的、重大的真理,但我們需要知道的是:甚麼是神今天的真理?我們不但需要認識普遍的真理,更需要清楚神今天的真理。

從第十六世紀開始,神一直恢復不同的真理。第十六世紀乃是改教的時代,是宗教的一個大轉機。不是說在十六世紀以前沒有神的恢復,在那時期之前也有,只是從第十六世紀開始纔有主要的恢復。我們要把改教以後的歷史,分作四個時期來看:第一個時期是改教時期,第二個時期是改教後十六至十八世紀時期,第三個時期是十九世紀,而第四個時期則是今天二十世紀時期。

我們先來看路德的改教。路德被神興起,看見亮光,他主張人要回到羅馬書的真理去。今天許多人用政治的眼光來評論路德的工作,認為他的運動乃是一種政治的運動。但是,我曾讀過路德寫的日記、著作、和他的書信等,看見他的動機與目的都是好的;而他最好的地方,乃是恢復『因信稱義』這個真理,這是路德特別的恢復。當然,神並沒有藉著路德恢復全部真理,他所恢復的不過是因信稱義的真理而已。他並沒有將教會全部改過來,例如他仍承認國教,仍認許教會是屬於國家的。在這一點上,他並沒有亮光。故此不久,以他為首的路德派,又變成德國的國教了。路德自己曾經說,教會是不受國家政治支配的;只是他認為行政的問題,乃是屬於過渡性的、是屬外院的、是暫時的,並不是聖所內的事。故此在這問題上,他並沒有作得徹底;神許可教會行政問題在路德時期沒有得解決。雖然在這件事上恢復並沒有成功,但在『因信稱義』的真理上,恢復卻肯定是成功了。神將這被埋的真理從一切的遺傳、人意、教條中發掘出來,叫這真理被人知道、被人認識、被人傳揚。故此,人若生在那時代,就需要傳揚這真理,以這真理勸人;若不以這真理勸人,就不是神當時代的忠心工人了。

接著,我們來看十六世紀至十八世紀時代。一五二四年,在德國有一班主張再受浸的信徒(Anabaptist)被興起,他們追隨早一段時期羅塔(Lhota)弟兄們,提倡為信徒施浸。在這以前,無論是羅馬天主教或路德會,都只是為嬰孩滴水而已。這班Anabaptist不但宣揚『因信稱義』的真理,並且進一步為所有因信稱義的信徒施浸。等到聖公會在英國成立以後,他們又告訴人,教會不能與政治發生關係。因著這緣故,他們就受到逼害而被放逐。

過了十二年,在一五三六年有喀爾文被神興起,他乃是當時代神的一個最大的器皿。他被興起來以後,到處遭遇逼害,先是在瑞士,繼而在德國,無論他到那裏,都受到逼迫、趕逐。最後在蘇格蘭,他們有了一個開始,成立了蘇格蘭的長老會。

十六世紀末十七世紀初,是英國安立甘教會(Anglican)成立的時期,這是英國國教的開始;他們雖然脫離了羅馬天主教的影響,卻與英國政治連起來了。因這緣故,在英國有不同的異議者(Dissenter)興起,他們起來反對國教,與國教持不同的意見,認為教會不應受國家控制,教會應與政治分清界限。然而,這些異議者雖然大膽指出國教的錯誤,他們仍沒有回到新約聖經的教訓裏;這是在英國發生的事情。

在德國有Spener弟兄被神興起,他在一六七○年成為德國法蘭克福(Frankfurt)路德會的牧師,當時路德會已落在一種形式的宗教裏,他在讀經時,發覺教會中滿了人意,是神所不許可的,信徒必須回到新約聖經的教訓裏。故此,他開始帶領人實行林前十四章的教訓,在他的聚會中,開始教導人脫離傳統的儀文,跟隨聖靈的帶領,只是他的實行並沒有持續很久。

到了一七三二年,一個世界最早的佈道團體產生,就是所謂摩爾維亞弟兄的團體(Moravian Brethren)。Moravian意思就是Moravia這個地方的人。他們乃是頭一批往世界各地佈道的弟兄們。他們中間一百人中,就有八十五個是出外傳道的。他們的起頭乃是藉著一位弟兄(Christian David),這位弟兄在二十二歲左右得著重生。在他得救以前,他曾往各處尋求得救之道而未有所獲,終於,有一天被他找到了救恩之門。他找到以後,回到老家摩爾維亞大力傳揚這個真理,神藉他作了很大的工作。因著這復興,逼迫也接著來了,他被趕到薩克遜(Saxony)地方去。在那裏,他遇見了新生鐸夫(Zinzendorf)弟兄,那時後者只有二十二歲,在一小王國中為貴族。因著摩爾維亞的逼迫,弟兄們都逃出避難,新生鐸夫弟兄就把他們收容在他的領土裏。在那裏,他們開始了摩爾維亞的教會。在薩克遜國的一小山中,他們建立起家園,有各類不同的基督徒,由他們被逼迫的地方,漸漸遷到那裏去。

在這許多移民中,有一黑人名安東尼(Anthony),來自西印度群島,他到達弟兄們中間後,與各人談及西印度群島的情形,於是弟兄們覺得需要把福音傳給他們。經過抽籤,他們選出數位工人,與安東尼前往佈道,這是第一次的國外佈道,時間約為公元一七三二年。從那時起,佈道者不斷從他們中間出去,而摩爾維亞的教會,成為當世最有力的佈道團體,他們的信徒,分散到全世界許多的角落裏去。

同時,在天主教中間有一個新的發現,有一班屬靈的人被興起來,其中有Molinos,為他們中間最屬靈的人。他生於一六四○年,死於一六九七年,他曾作靈程導引(Spiritual Guide)一書,教導人如何捨己、如何與主同死,成為當時一極有影響力的著作。與他同時的有蓋恩夫人(Madame Guyon),生於一六四八年,死於一七一七年;她對於如何與神的旨意聯合、如何捨己等,更有認識。她所寫的傳記,是一本很好、很屬靈的書。

此外又有芬乃倫(Fenelon),為當時主教,他極肯為主受苦,與蓋恩夫人二人同工。神藉著這些人,釋放了很多屬靈的道。在當時的世代中,屬靈生命最深的人物,都是產生於天主教中;更正派在這時代所著重的,不過是因信稱義的道而已。

除了以上三位外,尚有亞爾諾得(Arnold Gottfried),他曾作了許多書,論及教會問題。他認為當時的教會已偏離了真理,而正確的教會,必須回到新約聖經的立場上,纔能被建立起來。在這裏你看見有兩道水流,第一道水流是從Molinos、蓋恩夫人、芬乃倫等人流出來,第二道是從Arnold所代表的人流出來。我們在復興報裏,曾經登過蓋恩夫人的『靈性水流,』從她的文章裏,你可以看出她是一個屬靈的人。至於Arnold的恢復,則是在外面的,他提倡人應該回到新約聖經的立場上。

這兩道水流,以後就匯合在一起,成了一七○○年間興起的非拉鐵非教會(Philadelphia church),非拉鐵非就是弟兄相愛的意思。當時人讀到啟示錄第二、三章,看見更正教雖然自天主教裏出來,然而不過是撒狄的教會而已,還未完全獲得恢復。

這個會在各處興起時,並不如其他會派所作的,叫人脫離他們原有的會派。他們並不要求人脫離各宗各派,只在各處開始他們的聚會。從一六七○年起,在英國開始有他們的見證,在Leeds和Belford等地,有他們的聚會紛紛興起,他們乃是十八世紀中最強、最有力的見證人。當新生鐸夫還在世時,曾一度想將這運動收羅在他的摩爾維亞教會中,不過未得成功。

十八世紀開始,在英國發生了一個大復興。於一七二九年,在牛津大學有衛斯理(Wesley)兩兄弟被神興起,他們被稱為敬虔派,神藉他們帶進了一個大復興的流,這就是美以美會的起頭。衛氏兄弟,乃是十八世紀的主要人物。衛斯理約翰未得救前,努力行善,後往美國傳道,那時自己還未得救。他曾見證說,雖聽見了因信稱義的真理,並不明白。後來一位摩爾維亞的弟兄幫助了他,告訴他說,『你只管對別人先傳因信稱義,直傳到你自己對因信稱義有把握時為止。』這事以後不久,他就得救了。得救後,兄弟二人立刻到處傳此信息。那時候,人不能在街上講道,只能在教堂內盡職,因為當時教會認為聖道只能在聖堂內被宣講。但是他們兄弟二人與懷特腓(Whitefield)開始露天佈道,到處領人歸主。衛斯理所傳的信息中,最主要的題目乃是成聖的道。拔罪根的道乃是從他開始的。當然,他也告訴人,成聖乃是因著信。

衛斯理死後,國外佈道運動開始。最初成立的,乃是倫敦差會,此會本無宗無派,後則屬公理會。到了一七九九年又有C.M.S.(Church Missionary Society)產生,屬安立甘會。而衛斯理會的佈道組織,亦擴充其範圍,成為日後的美以美會。

總結起來說,十六世紀的改革乃是普遍的;而十八世紀的改革是不普遍的。十六世紀的改革,不但影響了屬靈的世界,也影響了政治社會;而十八世紀的改革,主要的影響還是屬靈一面的。在十八世紀這一切運動中,最值得題起的是非拉鐵非教會的見證,他們匯合了先前所有主要的恢復。在他們中間,你可以找到各種主要的真理。

現在來看十九世紀,十九世紀乃是一個完全的復興。首先我們來看達祕弟兄和他所代表的復興。

一八二七年在愛爾蘭(Ireland)都柏林(Dublin)地方有一班人,其中有Cronin、Grove等,看見教會中有許多事是死的,沒有生命,只有儀文,就開始求主指示他們,聖經啟示神所要的教會應是如何。經過了禱告與交通,他們感覺到應起來照著林前十四章的原則聚會,於是就開始在一位弟兄的家中擘餅。不久後,一位前聖公會的牧師達祕(J. N. Darby),就開始參加他們的聚會,在他們中間解經。以後從他們中間,又漸漸出了許多解經的人來,如開雷(William Kelly)、馬金多(Mackintosh)、牛頓(Newton)、柏勒(Bellett)等等。我因為讀了他們的書,就看見亮光,認識宗派組織的錯誤,認識基督的身體只有一個,教會不應由人意組織而成,只應直接由聖靈帶領。我們看今日的教會組織,多有人的遺傳與意見,而少有聖靈直接的引導,這不是神的心意。在神的旨意裏,教會不應受人的控制,只應由聖靈來支配。凡是屬主的人,都該學習讓聖靈引導,而不跟隨人的支配。這些都是以上弟兄們所發現的亮光。

除此之外,弟兄們對千年國度、被提的問題,以及但以理書、啟示錄等的豫言解釋,都有許多的發現。他們是解釋舊約各種豫表最有力的一班人,馬金多所著的摩西五經註解,為同類之權威,佈道家慕迪對之極為推崇。他們又把聖經中對猶太人的豫言與對教會的豫言分別清楚。因為一百年前,許多人將對教會和對猶太人的豫言混在一起,以為猶太人的豫言都已應驗在教會身上。除此之外,這班弟兄們還寫了許許多多的著作。

這個時期,在英國有許多屬靈的弟兄們被興起來,除了以上所題的數位外,又有Charles Stanley、George Cutting等弟兄們。後者曾寫了一本小冊子名『救知樂,』告訴人得救是可以知道的,這本書現在中文已有譯本。福音的真理從這些弟兄們身上得著了全面的恢復。

此外,又有郭維德(Govett)弟兄,看見基督徒得獎賞的問題,他發現人固然是因信得救,但在神面前卻是按著所行的得獎賞。得救是生命的問題,得賞乃是生活的問題。司布真(Spurgeon)先生曾說,郭維德弟兄生得比他的時代早一百年,因為所講的道太過深奧。他告訴人兩件事:第一,基督徒有從千年國裏被革出的可能,故此信徒必須忠心,必須殷勤。第二,在大災難前,不是全體的信徒都可被提,只有得勝的、忠心的信徒纔有分。

這個時期的解經家層出不窮,另一個極有名的屬靈弟兄是彭伯(G. H. Pember),他有許多解經著作。此外,還有潘湯(Panton)、戴德生(Hudson Taylor)等等,後者曾著『聯合與交通』(Unionand Communion)一書,對基督有極深之經歷。以上這些是極好的發現,將神不同的真理恢復回來,只是牠們皆不能算是神最中心的真理。

此後,在英國還有慕勒(George Muller)弟兄被神興起,他在禱告的事上和對神話語之信心的事上,都有很好的學習。他主張人可以藉著禱告取用神的應許,又見證他如何在經濟上憑信心生活。

在美國方面,有宣道會的興起,其中著名的有宣信(A. B. Simpson)與戈登(A. J. Gordon)等,他們都具有相當大的屬靈影響力,連英國的Taylor,也很受他們影響。他們看見信徒該回到使徒時代因信而活的經歷上。這個看見在當時是了不起的一件事,當然今天這個真理在我們中間已很普遍了。

戈登與宣信又發現了神醫的真理,在他們中間開始有病得醫治的經歷。這件事很快就傳開,多人為之宣傳,因而吸引了不少人。只是宣信等所著重的,並非僅為病得醫治而已;他們著重的,乃是復活的生命,如何勝過肉身上的軟弱,如何因著認識基督為大能者與拯救者,而向疾病誇勝。

在這同時,又有另一班人被興起,他們著重裏頭的生命。在大約六十多年前,神得著了一個賣磁器的商人,名叫PearsallSmith,他看見人乃是因奉獻而成聖,這種成聖與衛斯理所說的成聖不大相同。他所說的成聖,乃是因著奉獻,藉著相信得成的;而衛斯理所傳的,乃是在奉獻之後漸漸進步所達到的一個生活。其實以上兩個說法都是真理。接著Smith這一條內在生命的線的,有Mrs. Hannah Smith,她寫了一本有名的書,叫作『基督徒喜樂的祕訣。』此外又有Stocknell、Evan Hopkins、及慕安得烈等,他們起來接續了前兩百年天主教中蓋恩夫人等所傳捨己的真理,並且開始在德國、英國等地每年召集大會,這些集會就是今天開西大會(Keswick Convention)的起頭。這個大會的主講人是Hopkins,他既得Smith等人的幫助,又得蓋恩夫人等人的傳講,對當時屬靈世界產生一種確定的影響力。蓋恩夫人所釋放的真理,雖然在教會歷史上並不普遍,然而對許多人卻有極深並屬靈的影響力,甚至衛斯理亦曾得她的幫助。衛斯理曾說,他恨不得每個信徒都能讀蓋恩夫人的信息;又說他欠了蓋恩夫人許多的恩惠。神在十七世紀得著一個女人,藉著這個女人(即蓋恩夫人),產生了十九世紀中的一些主流。

除了Hopkins以外,又有Trumbull弟兄,在開西聚會中釋放得勝生命的真理,由此又產生對得勝之生命的認識,對信徒如何經歷得勝的生活有很大的恢復。

在Hopkins以後,神又得著一個姊妹,就是賓路易師母(Mrs. Jesse Penn-Lewis),這位姊妹早期身體十分軟弱,常臥病在床,因在病中讀到蓋恩夫人之著作,就以之為枕首;只是她不能相信這些信息中所說完全捨己、完全相信、完全傾愛等話是能實行的。然後有一天她與神爭執,與神發生意見,在這些爭執中,她迫切祈求主,叫她能進入這些真理。主聽了她的禱告。從那時開始,她就被神興起來,傳揚十字架的真理。

前內地會的一位弟兄Holden,就是因著看了賓路易師母的書,纔認識甚麼是十字架。賓路易師母乃是一個真正背十字架的人。因著她的經歷,就吸引了許多信徒也開始追求十字架的真理。神藉著他們叫人認識,神工作的中心乃是十字架,十字架乃是一切屬靈事物的根基,沒有十字架的工作,人就不知何謂死亡,何謂罪惡。許多屬靈的人都從她得到很大的幫助;神藉著她所傳揚的信息,叫許多人得著拯救。

我們看見神真理的發現,乃是越來越進步、越來越完全的;到了十九世紀末,差不多所有的真理都漸漸被恢復了。現在我們來到二十世紀。二十世紀初發生了兩件大事,第一件乃是一九○○年中國拳匪之亂。在這暴亂中死了許多基督徒。第二件就是一九○四年間英國威爾斯(Wales)的大復興,在這復興中,有些地方全城的人都得救了,以致再沒有可以傳福音的對象。除了福音之外,有許多五旬節的外表現象也在他們中間產生。

這復興的領袖是伊凡羅伯斯(Evan Roberts),是一個二十二歲的煤礦工人,學問並不好。神從卑微的人中呼召了這樣的一位,又給他一位配搭Hastwell。他得救以後,常在廢礦坑中迫切禱告,他的禱告只有一個,就是:『主阿,折服教會,好叫世人得救。』(Lord, bend the church to save the world.)周圍的人一面感到奇怪,一面亦受感動,漸漸就有許多人加入,和他一同禱告;不久,全礦坑的人都受影響,都起來一同禱告,而復興也就從這時開始蔓延至全英國南部。我們從他們學到了兩個大的真理:

第一,聖靈復興的工作乃是藉著一班被壓彎、被折服的人帶進來的。我們不需要求神在外面賜復興,只需要求祂更深、更新的折服、打倒我們,結局自然會有生命從我們身上流出來。

第二,在許多人當中,開始對邪靈的工作有認識。在這時期之前,雖然有人談論過這件事,但是他們的認識不彀徹底。羅伯斯弟兄認識何謂屬靈的爭戰,以弗所第六章的經歷,只有到他的時候纔被深刻的領會到。一九○八年當他病倒床上時,他將他對邪靈與靈爭戰的經歷一一口述與賓路易先生與師母聽,後者日後根據這些認識,配合她自己的經歷,就寫成了『聖徒靈戰』(War on the saints)一書,幫助了許多受迷惑的信徒得著釋放。在過去數年中,在屬靈的信徒間所題的信息,都是賓路易師母的道,就是屬靈的爭戰與十字架的真理等。

與這復興同時,在美國洛杉磯開始了一個新的工作,一九○八至一九○九年間,在洛杉磯Azusa街有黑人信徒,經歷了聖靈澆灌,開始說方言。關於方言,今天在許多人中間的實行是過度的、是不正確的。當然,我們並不抹煞方言的地位,我們在這裏,也需要幫助人得到五旬節的經歷。保羅的教訓是,一面告訴我們『不都是說方言』的,另一面亦叫我們『不要禁止;』前一節乃是為著那些太偏重這方面的人說的,而後一節乃是為著那些忽略這事的人說的。這兩方面,都是我們該注意的。

這些人又看見,約珥書第二章所豫言之事,在使徒時代並未完全應驗,須到春雨的日子纔能完全應驗,這『春雨的日子,』就屬靈的意義說,乃是指著今天說的。

以上我們看見了本世紀與本世紀以前神各種真理的發現,現在我們要問,今天神在中國的工作如何呢?神在今天有甚麼工作呢?

當我剛得救的時候,聽到許多外國傳教士所傳的道理。在一九二○年之前,在中國連救恩的信息也難聽到。一九二○年之後,纔開始有救恩、稱義、重生等等信息被傳揚。在那個時候以前,許多人不清楚救恩是怎麼一回事。現在中國有大約一百五十多種不同的公會,神叫我們看見公會的不對、宗派的錯誤,故此我們就開始傳這些信息。以後,神又親自叫我們陸續看見各種的真理,就是以上我們所題到許許多多不同的真理,對基督的得勝、復活的生命、十字架的道理、聖靈的工作等等,我們慢慢一一的看見。而在中國各地,也有人慢慢的認識這些事了。在我們與西國教士們的談話中,發現我們看見的這些真理,在西方也同樣被恢復了。

我們知道神的真理乃是積蓄的,而不是推翻已往的。所有已往神的真理,都是今天的根基,我們今天所看見的,都是神累積的啟示。當神開我們的眼睛,叫我們看見這個事實時,我們纔發覺,我們今天乃是活在神旨意的潮流中,這個潮流乃是接著神在已過不同年日的工作往前的。

從一九二六年開始,我們釋放了許多關乎救恩、關乎教會、關乎十字架的道,也為這些事作了許多的見證。到了一九二七年,我們更專一注意到十字架主觀的工作。我們看見十字架不光有牠死的一面真理,更有牠復活一面的事實;已往我們所傳的復活,都是指信仰方面說的,而不是指我們的經歷說的。今日我們所說的,乃是以復活為生命的原則,牠不是一個道理,而是一個屬靈的事實。就像我們所講一粒麥子死了,結出許多子粒的事,這乃是一個復活的原則。以後,神又叫我們看見基督的身體是甚麼,牠的實際在那裏。我們認識到基督的生命只有一個,故此教會也只有一個。

我個人得賓路易師母的幫助很大。在英國有位史百克(Sparks)弟兄,也曾經得到她很多的幫助。史弟兄原先是在倫敦東南區的一個浸信會禮拜堂作牧師,後來主給他看見何謂復活,何謂教會的生活等真理。

以上我們所題的各種真理,並不能說以前沒有,只是沒有今天看得那麼清楚。然而在一九二八年以前,我們都還沒有題到神中心的事情。到了一九二八年二月,我纔開始題到一些關乎神永遠旨意的事。從那時開始,我們纔開始告訴人,甚麼是神永遠的旨意。那年我們有第一次的得勝聚會,之後又有第二次的得勝聚會,所題的都是神中心的事情。

雖然有了以上的看見,我們乃是到了一九三四年,纔認識神一切的中心都是在基督身上。基督乃是神的中心,也是神的普及。神所有的計畫,都離不開基督。這就是這些日子神叫我們知道的真理,也就是這次聚會我們所傳的信息。在史百克弟兄身上,神也是叫他看見這一件事。史弟兄對神的得勝者的真理,有許多的看見。

神的得勝者,就是一班代表全體領先站在死地的人,他們與教會的關係,乃是錫安與耶路撒冷的關係。神對耶路撒冷的要求,都歸在錫安的頭上;錫安被得著,就是耶路撒冷被得著。等到錫安與耶路撒冷都被得著的時候,神的心意就滿足了。

我們滿心感謝神,因為我們從以上的弟兄們都得到了很大的幫助。正如保羅說,『我們的啟示,並不是從人來的。』照樣,我們也能說,雖然我們從弟兄們得了幫助,但這些啟示,我們都不是從人接受的;我們從路德、從新生鐸夫、從摩爾維亞的弟兄們、從開西的信息等等,都得了幫助。今天我們相信,神最後的目的乃是以基督為一切。有一位老牧師梅爾博士(Dr. F. B. Meyer)也看見了這件事。只是他說,他已九十多歲,不能再作甚麼。我相信,神今日只有一個工作,就是歌羅西一章十八節的信息,神要基督在凡事上居首位。一切的根基乃是主的死、主的復活、和主的升天;除祂以外,再沒有別的屬靈事實。這就是神『今日的真理。』

故此,今天我們在這裏作甚麼呢?我們要像施浸約翰一樣回答人,說,我們乃是曠野的那聲音;我們的工作乃是呼召神的兒女,回到神中心的旨意裏,以基督為萬有的中心,以祂的死、復活、升天為一切的根基。這是歌羅西一、三章的信息。我們認識教會在新約聖經裏的地位,這地位是崇高的、屬靈的。我們為著一些西國差會所給我們帶來的幫助感謝神,然而神今日叫我們看見的,乃是將一切帶回到神中心的旨意裏。今天我們的工作,乃是回到聖經中的教會立場去。

神所有的真理,都是以教會為出發點。保羅乃是先被放在安提阿的教會中,以後纔有在安提阿教會中被打發的事發生。我們今天所傳的真理,都是以教會為出發點。這是我們的工作、我們的見證。

我們應該少題那些零碎的真理,我們應該在各方面叫人看見主是在萬有之上。我們在這裏並不是要攪亂教會,我們乃是要回到使徒最初的工作中去。我們對一切的事都要小心,出乎人的我們都要學習拒絕,出乎神的我們都要竭力趕上。

我們要感謝神,因為祂叫我們能搆上神偉大的旨意。我們需要謙卑,需要俯伏下來,需要除去自己。我們要看清楚,我們今天的工作,不是單單救人、幫助人屬靈而已;我們的目的,實在是最大、最榮耀的。感謝神,我們今天能得知神『今日的真理。』但願神恩待我們,叫我們不作這『今日真理』的落伍者。但願我們儆醒,不讓肉體滲入,不讓自己有地位,讓神的旨意能在我們身上得著成全。

最後,讓我補上一兩句話。今天我們有四方面的責任:對罪人,我們需要傳福音;對撒但,我們需要認識屬靈的爭戰;對教會,我們應持定今天所看見的;對基督,我們應見證祂在凡事上居首位的事實。今天這個見證,在美國、英國、法國、西班牙、甚至非洲,到處都有,只是人數不多,表面看也極為貧窮。我們需要為這些地方代禱。(一九三四年一月於上海哈同路)

編者註:本篇為第三次上海得勝聚會中釋放信息之一,因其內容自成一題,故未列入復興報第三十四期內。


權所有 © 2017 台中市召會網站 | 台中市召會總執事室
聯絡電話:(04)2222-4283  傳真:(02)2222-7210  信箱:chtai479@ms9.hinet.net   地址 402台中市南區復興路3段479號